【资讯】AI在医疗业到底有多火?

2017-09-01 13:51

疯狂火热的 AI

AI 有多火?一百多年来,人类在科幻小说里与它们屡屡交手从未停止。从影视屏幕到生产生活,从人机对战到互联网应用,AI 时代的到来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
人人都在讲 AI,不知道“阿尔法狗”、“深度学习”,不明白“神经网络”、“图像识别”,出门都被人将“凹凸”。并且随着图像识别、深度学习、神经网络等等关键技术的成熟驱动 AI 不断地向前发展。


作为医疗从业者,我们更关心 AI 在医疗行业会有怎样的应用。

医用 AI 机器人

说起医用的 AI,这两年最热的莫过于电影《超能陆战队》里的大白。

“大白”是人们对医用 AI 机器人美好的理想,短时间内人形、超智能机器人的实现还存在一定的困难,但是医用机器人的全面铺开正在成为一种可能性。


辅助外科手术机器人

从左到右依次为:控制台---机械臂---成像系统

“达芬奇”机器人:目前最著名、商业化最为成功的手术机器人,同时也是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微创机器人手术系统之一:高清的三维立体成像、灵活的空间活动度、高仿真的直觉同步操控技术...好用的不要不要的,除了价格巨贵,但是人家进口啊,没毛病。


“达芬奇”价格居高不下,咱们可以自己造啊,有什么能难倒我们伟大的“龙的传人”。



“妙手”机器人:小型化与集成化是“妙手”最突出的特点:突破微创手术机械多自由度丝传动解耦设计,从操作手的可重构布局原理与实现、系统异体同构控制模型构建等三大关键技术问题,解决了机器人成套技术难题,达世界先进水平。

机械臂主机---右:光学跟踪系统+主控台车

“天玑™”机器人:世界上唯一 一个能够开展四肢、骨盆骨折以及脊柱全节段(颈椎、胸椎、腰椎、骶椎)手术的骨科机器人系统。深层三维空间的精确定位让骨科医生有了一双可以透视的眼睛,看清人体内部结构,还有了一可以稳定的操作路径,保证手术质量,解决了骨科医生的需求和痛点。


辅助诊疗机器人

“沃森医生”概念图

“沃森医生”机器人:10s检索300 种以上的医学专业期刊、250 本以上的医学书籍、超过 1500 万页的资料和临床指南然后给出诊断方案,覆盖8个癌症,“沃森医生”已经在 14 个国家的多个肿瘤治疗中心进行了临床应用,成为肿瘤医生们强大的助手,肿瘤患者和一流的医生、医院搭建直通桥梁,为肿瘤带来了更好更多的解决方案。


能大不能小的机器人不是好的机器人,有些机器人专门让你吃进肚子里...


左:磁控检查台--右:远程操作台+跟踪显示屏

胶囊内镜机器人:直径11.8mm,长度27mm,只有一个普通胶囊般大小,但肚子里却集成了300多个高精密元器件。进行胃部检查时,只需随水吞服1颗小小的胶囊机器人,然后在医生控制下在腹腔内移动,借助胶囊配置的毫米级别镜头就可以清晰地看到胃部情况。最后,使命完成经排泄离开人体。



辅助康复机器人


康复训练机器人:以医学理论为依据,把康复医学和机器人技术完美结合,帮助患者进行科学而有效的康复训练,使患者的运动机能得到更快更好的恢复。提供的物理治疗方式,包括减缓瘫痪导致的肢体疼痛、肌肉痉挛、帮助肠道消化系统、加速新陈代谢等。


外骨骼机器人:国内比较知名的有“大艾机器人”,由“大艾机器人”引领的外骨骼机器人根据仿生原理,使下肢瘫痪的个人站起来,并借由重量支撑及其四点相互补偿的步伐在地面行走。行走的达成是通过用户向前的重量移动来启动步行,电池供电的马达驱动双腿并代替神经肌肉的功能。


医疗模拟机器人

还记得上学时候用的医疗教学模型吗?现在已经变得又美又...

给医疗模拟机器人做口腔检查


计算机化人体模型:高仿真的配备设施,不仅可以设置各种病情(让你生病你就生),而且可以清晰看到自己手术刀下的组织分离及出血等情况,注射的剂量、时间都会通过传感器及时反馈。若出现操作差错,传感器会即时提醒,简直酷炫到炸裂...


医院服务机器人

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的“导诊”机器人晓曼

导诊机器人:可卖萌可咨询可助攻,一推出就赚足了眼球。按照预先设定的程序、路线,导诊机器人就可以对于医院所有科室的位置、门诊大楼地图、200余个常见病和症状对应的科室信息,以及51个常见问询知识进行解答,从而引导患者办理业务和找到诊室。



远程医疗机器人:既可以用于远程医疗也能够用于居家健康管理,它的职能被设定为医生的私人助理、医护专家助手、家庭成员和健康伴侣。2015年

上海浦东部分医院曾引进的远程医疗机器人。机器人平时在院内来回移动,配合内置电脑和360度旋转摄像头观察记录患者情况,甚至可以帮助记录患者一些基本体征信息。医生即使不在院内,也可以遥控机器人与患者沟通,甚至还可以远程指导医务人员护理患者。


机器人化的医用设备

机器人化的设备是医院运营的的又一员大将,它们的投入使用,将发生一系列神奇的医院效应...


自动配药机器人:化疗药物的有毒害、精细化、易污染成为人工配药迈不过去的坎,但是,交给自动配药机就好啦:各种规格的西林瓶、安瓿瓶及母液容器(玻璃瓶、塑料瓶、软袋、可立袋、百特软袋),全封闭的工作台,使配液变得精准、高效、环保、智能。


轨道小车物流系统(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

手术室物流机器人

医院物流机器人:医院物品的运输包括药物、文本资料、样本、医用器械、医用耗材等,直接与医疗活动密切相关,配送物品的时效性显得至关重要。医流机器人可以装载99%以上的医院常用周转物资,在中央控制系统的调度下,高效执行各项配送任务。节省人力,降低运输成本,调配轻松效率高,还能避免交叉感染,幸福不要太突然...

AI 持续在研发

目前的医疗机器人市场中,欧美企业占据了主要的市场份额。

国内医用机器人的研究起源于九十年代,典型的系统如北航和海军总医院联合研制的脑外科手术机器人,获得了CFDA的认证,已经完成了几千例的临床手术。2003年实现了北京到沈阳之间的远程机器人导航脑外科手术。

此外哈尔滨工业大学在腹腔镜、骨科、介入手术等领域开展研究,中科院自动化所、沈阳所、深圳院等在血管介入、骨科等领域开展研究,天津大学在腹腔镜、显微外科等领域开展研究,北京理工大学在软组织穿刺、颅颌面外科等领域开展研究,复旦大学、浙江大学等也都在医用机器人方面开展了研究,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。


医用 AI的前景


有人说 AI 将会取代人工,甚至有权威专家认为:“未来50%的医生将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”,但是——


机器人将替代医护从事许多低级别、重复性的、单一识别以及有危险性的工作,甚至还可以借由AI 机器人的使用,帮助医生为患者提供高质量、个体化的循证癌症治疗方案,延长职业工作年限...


换种说法,机器人只是由人类直接控制的高级工具。许多医用机器人的研发人员本是就是一名优秀的医生,例如手术机器人公司泰坦医疗执行副总裁丹尼斯·福勒,曾是一名从业32年的外科医生。他认为,如机器人能代替人类自动做一些决策,独立执行分配给它们的任务,医疗行业将能更好地为人类服务。“这种技术干预手段能增加可靠性,减少人为错误。”